懒人某

又懒又杂食

阿妈的碎碎念3:打阴界之门的时候寮里的傻儿子们总是丢我的脸

隔壁阿妈的碎碎念1:
http://sallylly.lofter.com/post/1ddabcc0_e4427fd
我寮的场合1:
http://lanrenmou.lofter.com/post/1ea8166f_e45b582
隔壁阿妈的碎碎念2:
http://sallylly.lofter.com/post/1ddabcc0_e48a7da
我寮的场合2:
http://lanrenmou.lofter.com/post/1ea8166f_e4c6f62
隔壁阿妈的碎碎念3:
http://sallylly.lofter.com/post/1ddabcc0_e502213

呼呼,终于到了激动人心的狩猎战时间了,隔壁寮的小姐姐们我来啦!
咳咳,不行,做为阿妈要矜持,机会难得,要给小姐姐们留下一个完美的印象。
大家一起剑拔弩张地……不对,其乐融融地吃完饭后就准备准备去阴界之门了。都怪白狼一直死死地盯着吃饭时坐在一起的大天狗和博雅,害得我都用错词了。

第一轮,隔壁的雪女小姐姐自高奋勇站上阵来,我也把狗子放上去,雪女看上去激动极了,不过一开始几轮对面血太薄,一波就死了,平时不太与别人交流的她都来不及开口,只能用眼神示意,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雪女:【期待.jpg】
缺心眼狗:???
哎,站在后面的我都替她着急,其实我也知道她无非是想问问CP的事,但这种关系到别人隐私的问题,果然还是……
嗯,果然还是很想知道啊!
我决定替她问,可是刚一张口,就被风卷起的狗毛糊了一嘴。
还是让站在前面的雪女问吧。

在观战区的小姐姐们也没闲着,我看见椒图,白狼和其它一些小姐姐把博雅围在中间,
“那个,博雅大人和大天狗大人是什么关系呢?”
博雅:大天狗吗?他是很好的战友哦,笛子吹得也很棒。
博雅果然没有理解小姐姐们的深意。
“那博雅大人有没有对大天狗大人做过什么奇怪的事呢?【此处应有滑稽】”
椒图和白狼都紧张地等着,虽然她们期待的是两个截然相反的答案。
博雅:嘿嘿,有啊。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博雅。
博雅:其实我趁他吹笛子的时候偷偷在他背后贴了一张“傻狗”的纸条,他好久都没有发觉,纸条被吹落的时候他以为是扫地工放的,还气呼呼地找我抱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可别告诉他哦。
……
源博雅,我知道你傻,没想到你傻到这个地步,等着回家挨风袭吧。
椒图笑得整个人缩在贝壳里,连着贝壳不停地颤动着。白狼神色复杂,一边松了一口气,一边又拼命憋住笑。
我感觉我们寮的脸都被他丢光了。

我把注意力从地主家的傻儿子身上移开,发现不远处躺着一堆抹布一样的东西……仔细一看这不是水獭吗?好像是被揍地奄奄一息了。犯人是谁简直一目了然,隔壁萤草正拎着还在滴血的蒲公英寻找下一个受害者。
嗯,装作没看见吧。
萤草:你是隔壁的阴阳师吧,你们寮还有一只荒川呢?我有话要问他。
哦,原来萤草是要拷问荒川啊……不对,照这只水獭的脾性应该是给萤草摆架子结果被A了一顿。另外一只不孝水獭昨天为了御魂的事居然对着我上来就是一个吞噬,还好我触发被动把他震晕了,然后把他发配到分寮(小号)去了。对阿妈起码的尊重都没有,还想在这个寮待下去?
不过家丑不能外扬。
我(陪笑脸):这个啊,他现在在我们分寮坐镇,所以不能来了。
萤草:哎,好可怜,分寮没有大天狗陪他啊。
嗯,不过分寮也没有萤草,他算是因祸得福吧。

打发走萤草后,我又看见鬼使黑白正与隔壁家的吸血姬和桃花妖聊得正欢。
吸血姬:你们两个都有商店皮肤呢!好般配哦!
黑(得意):嘿嘿,情人节打折那天我逼着阿妈帮我们买的,月白的皮肤真好看,不愧是我弟弟!
白:哥哥……【害羞】
啊啊啊快住嘴啊,被自家式神胁迫着买皮肤什么的,这种事情说出去我高大的形象都没有了!
“哦哦!”小姐姐们两眼放光。
喂喂,那边的桃花妖你别傻站着啊,没看见你旁边的吸血姬掉了这么多血吗!要是她现在不小心咬到人谁扛得住啊!快奶她一口啊!

不过最后还是顺顺利利地打完了阴界之门,雪女小姐姐的冰冻率特别高,到下场还在和狗子聊妖狐,被隔壁阿妈一把拽走。
妖狐:阿妈,隔壁的小姐姐真多,我们下次再和她们寮组队吧!
狗子:妖狐,吾觉得隔壁雪女对你有意思。
妖狐:???

哎哟我的傻儿子们呦【微笑】是时候每人发一套心眼了。

艾特隔壁阿妈@山林里的鹿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