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人某

人懒CP杂,神谷病患者

平安京异闻录:欢迎来到平安京

原本的脑洞其实是无头和永生之酒的混合背景设定 ,结果被我写成了不伦不类的……大概是一群中二病之间的故事吧
无CP 向,没头没尾的脑洞,OOC不可避免,注意避雷

荒川踏入车库时就发现不对劲,本应该干燥的地板上有水迹渐渐蔓延开来,在昏暗的灯光下反着光,在这片水光的正中间躺着一名少女,碧蓝的发色,金色的瞳孔。少女看似痛苦地趴在地上,仿佛一条脱水的鱼,口中还不停的吐着泡泡。荒川看着这幅场景,犹豫了一下,走到少女身边,从包里掏出一瓶矿泉水迅速打开,然后一股脑儿地倒在少女头上。
“大叔你在干什么啊!居然往我这么可爱的女孩子身上浇水!”
“哦?”荒川饶有兴趣地看着在他面前一跃而起的少女,“原来你不是水生动物啊?”明明之前一副死鱼样。
“你……你把人家当什么啊!”少女气的直跺脚——没什么威慑力,倒是把身上的水抖下来不少,看上去显得更狼狈了。
“你不是人类吧?”
“啊?!你、怎么、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
“仔细一看的话,”荒川上前一步,使自己灯光投射下的影子足以整个罩住娇小的少女,从上方欣赏着少女惊慌失措的眼神,“你……”
“还真是不一般地矮呢。(笑)”
……
“(笑)是什么意思?!(笑)是什么意思啊!居然对可爱的少女说出这种话!你除了长得高就没什么优点了吧!”
“不许拍我的头!!!”
“呜……你这个一无是处的傻大个!!!”


半小时前
另一名少女在一家制药公司的屋顶上以极不自然的姿势行走着。
“大哥!哥哥!”少女突然一步跨到屋顶边缘,兴奋地甩了甩长长的马尾,“快看哪!这个城市好——漂亮!”
“小妹,快回来!”一个看上去二十出头的青年试图把少女拉回来,然后——“哇!真的好好看哎!弟弟你快过来看,有好多好多灯,好多好多人耶!”
“你们两个稍微搞清楚点状况啊!”被青年称作“弟弟”的少年叹了一口气,“现在可是千载难逢的逃跑的好机会,别在这看风景了,出去有你们看的。”
“可是……”少女一把拽住少年的袖子,把他拖到身边,“从高处看会别有一番风味吧!”
“嗯?那是——”少年没有看远处的风景,在他们的正下方,黄昏时半明不暗的小道上,聚着一群人,其中有一个他熟悉的身影。

网络社群“阴阳师”
番茄:刚刚在xxx路上看到有人在买卖人口,有人能帮忙救人吗?
天邪鬼F:真的假的?平安京的治安已经这么差了吗?
扫地04:肯定是编的啦。xxx路?我在平安京待了这么多年从来没听说过这条路。我看这个小哥ID陌生,怕不是为了造谣专门注册了个小号哦。
番茄:是真的啦!被害人是个蓝色蘑菇头,大概十来岁的小姑娘,绑她的人一共有四个,开着一辆白色面包车。
扫地42:前面那个04,你不知道不代表没有啊,xxx路我每天上班都要路过的,就在平安制药旁边,一条挺窄的小路。
扫地04:切,谁平时没事往制药厂跑啊?
天邪鬼X:制药厂啊……会不会是买人做人体实验什么的啊?
扫地04:怎么可能嘛,又不是小说。
长发是世界的珍宝:就是怎么可能嘛!!!
灯笼红:这不是美颜小组的名人嘛,怎么跑到公共聊天区来发疯了。
命中注定之人招募中:美丽的少女用来做人体实验太浪费了!应该由小生好好疼爱才是。
搬砖79:哇,这个是每天在自己主页上发和各种妹子交往过程的那个。今天怎么了,什么妖魔鬼怪都到公共区来了。
番茄:不要闲聊了啦……事情真的很紧急!
灯笼黄:哇哇我要去看撩妹过程。
扫地04:前面的别看啦,这人主页里的妹子结局都是被他杀掉做成标本,一看就是diao丝自己yy的幻想啦【呕】
黑晴明:毕竟是在这样腐朽的平安京,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有人在附近的话还是去看一下比较好。晴明的女人绝不认输:晴明!!!
晴明的女人绝不认输:你上线了!!!
晴明的女人绝不认输:为什么不回我私信?
晴明的女人绝不认输:我特意为你买了高档的化妆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哦!
晴明的女人绝不认输:我给你私信发照片了!
灯笼绿:woc怎么回事?刷屏的谁啊?
晴明的女人绝不认输:你快看看,我今天有没有变得更漂亮,更配的上你了?
搬砖06:前面的新来的吧,那个“黑晴明”是这个网站的管理员,粉丝很多的;刷屏那个,每次黑晴明发言就会不停地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被封号,然后下次换个ID再战,超级麻烦人物。
晴明的女人绝不认输:晴明!晴明!你怎么不回我啊?
大义最高:真不愧是心怀天下的黑晴明大人!思想境界就是不一样!您事务繁忙,这种小事就由在下去解决!
搬砖06:麻烦人物二号出现了……
黑晴明:辛苦你了。
晴明的女人绝不认输:晴明,你明明在线,为什么只回他不回我?
晴明的女人绝不认输:是我哪里做得不好?我会努力改的!
扫地04:看戏.jpg
长发是世界的珍宝:?那个中二病真的要去?
寄生魂88:长发今天很活跃嘛。
天邪鬼X:长发不会有利益相关吧【doge】,不过说话收敛点,那个什么大义头铁背景更铁,是那种可以顺着网线找过来的铁,别问我怎么知道的【再见】我有个哥们曾经在公共区说了黑晴明的坏话……
灯笼蓝:怎么不刷屏了?
天邪鬼P:又被封号了呗。
搬砖30:表演结束,大家散了吧。


烟烟罗看着男人们把这次的货物抬出来,那名少女似乎刚刚醒过来,费力地挣扎着。
“别乱动!”少女被身后的男人踢了一脚。
然后动的更厉害了。
眼看着男人还要动粗,烟烟罗抢先一步将手伸入少女被发梢遮住的颈测。纤细的手指在少女的肌肤上轻轻移动,然后摸到了不同的质感。
鳞片……这孩子不是人类吗?
少女不再挣扎,而是用惊恐的眼神瞪着烟烟罗。
真是可爱的反应,虽然不能用作实验,不过也许是个不错的消遣呢。
就在此时,烟烟罗的手机响了。
“嗯?怎么啦?又被人欺负了?”
“哦?这样啊……”
“没关系,有姐姐在,不会有事的。”
“嗯,所以等姐姐回来的时候,你一定要哭地可爱一点哦。”
等着交易的男人们面面相觑地看着她挂断电话。
“交易取消,”烟烟罗用不容质疑的语气说到,“我们的行踪暴露了。”
其中一个绑匪反应迅速,立刻招呼他的同伙回到车里,少女又开始挣扎。
烟烟罗面带微笑地看着他们手忙脚乱地离开。少女被随意地扔进车后座里,车门关上的那一刻,她看见那个女人张开了口
祝你好运
她的口型如是说道。

“哇,那个大姐怎么这么霸道啊?”
“习惯了,她做事永远只看心情,好歹出手阔绰。”
“不过那个制药厂到底什么来头,我们做了这么多桩生意,不仅报酬多,还从来没有条子来管过。”
“别管啦,像我们这种小喽啰,只管拿钱就好了。”
“喂!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我也听到了,好像是流水一样的声音……”
晚高峰的道路上,一辆白色面包车突然像发了疯一样左右扭动打转,几秒钟后,面包车的车门被破开,大股大股的水流往外喷涌而出。一时间马路上乱成一团,不少车辆被撞到波及,喇叭声此起彼伏。
“靠,怎么回事?!”
“喂!那个小姑娘不见了!”
“什么?难道这是那个小姑娘搞得鬼?怎么可能?”
“什么小姑娘?”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被甩出车外的绑匪们抬起头,看见一个金发青年向他们走来,头上戴着一个可怖的面具。
“哈?你谁啊?少来管闲事!”
“等等,金发,带天狗面具,我好像听说过他……”
“企图破坏黑晴明大人建立的新秩序的人,”青年向前踏了一步,面具后清冷的蓝眸里,有一种疯狂正静静地燃烧,“就是你们吗?”

少女是妖怪的后代。
从小时候起,少女就知道自己与其他人不同,自己的家人也与其他人不同。
周围人异样的目光,家里接二连三的事故,并没有让少女动摇。
自己是被世界偏爱的孩子
少女如此相信着
自己是世界的中心,是终有一天要征服世界的人
荒川打开“阴阳师”的手机端,又确认了一遍:蓝色蘑菇头,大概十来岁的小姑娘。
“你!你叹什么气啊?!快给我道歉啦!不,还不够,要超——真诚地跪下来道歉,然后让我也打你的头!!!”
荒川当然没有理睬这个无理的要求,一只手摁住这个上蹿下跳的小丫头的头,另一只手打开了一封新的邮件,是他熟识的情报机构发来的,他刚刚拜托他们调查这个小姑娘的信息。
“你叫金鱼姬?”
“你,你怎么知——呜!”
少女试图后退,却被荒川轻松的单手擒住。
“我不管你是怎么进来的,但我不希望听到诸如《有未成年少女在到过荒川公司的车库后发生事故》这样的消息传出去。”
“呜……这关我什么事嘛!”
“反正你也没地方可去了,而且,”荒川的目光停留在资料上的“特异性”一栏,“我正好缺个乐子。”

“喂喂,好不容易晚上没课出来逛逛,”源博雅不满地盯着晴明不停发出声响的手机,“你怎么老是盯着手机看啊。”
“抱歉,抱歉,消息有点多。”
“不过啊,晴明你真的一次都没来过平安京吗?即使是一直住在乡下,但也是离平安京挺近的地方吧。放假的时候都没有来过吗?”
“真的没有……但我自认为对平安京还挺了解的呢。”
“又是从网上看的吗,神乐她自从迷上网上聊天室就不怎么理我了呢。”
“我倒是觉得神乐本来就是不太爱说话的孩子呢。”
“啊啊——,结果连你也比我更了解我自己的妹妹吗……”
“我没有这么说哦,真的这么在意的话,让神乐把你也拉到聊天室好了。”
“唔。”博雅似乎认真思考起这个建议来了。
“你们点的寿司。”
“……谢谢。”晴明看着一头长发的寿司店店员离去。
“嗯?怎么啦晴明,看美女看入神了?”
“才不是。刚刚那个是这家店的主厨吧。”
“对呀,还是这里的看板娘呢。”
“明明是那么年轻的女孩子,刀法却很纯熟,而且总感觉她身边有一种冷冰冰的气场。”
“嗯,不少人猜她以前是杀手呢。”
“这样随便猜测也太失礼了吧。”
“那可说不好,如果是这个城市的话,随便从路上找一个人都可能是怪物。这里有好多危险人物。”
“我有听说过,好像有一个……叫酒吞童子?”
“哦,他可是,如果你想在平安京平静地生活下去,就绝对不能去招惹的人之一。你会知道他也不奇怪啦,他的小弟把他的好多事迹都传到网上了。”
“……之一?”
“哼哼,在平安京的生活可是比你在网上看到的危险多了!”博雅终于找到展示自己见识的机会了,“这里有许多暴力小团体,还有有权势的人的私人势力,半夜在马路上飙车的暴走族,还有……!”
突然间,远处传来一阵骚动,几个人影像被大风刮走一样从天边掠过。
“!那个我也听说过,”晴明似乎有些激动,“平安京的都市传说之一,拥有超强格斗技的青年,会带着天狗面具找小混混们打架,因为把人丢出去时像真的会使风一样,所以也有传言说那是真正的天狗呢。”
“不,那家伙,就只是单纯的笨蛋而已!”
“……博雅?你难道认识他吗?”
“我认识他好久了,不过自从他接触了那个“阴阳师”,就变得怪怪的,到处惹事。晴明,你有听说过那个网络社群吧。”
“……嗯,听说过。”
博雅的手用力攥着桌子的边缘,无比认真地说到:“我觉得那才是现在的平安京最危险的事物。”
“……”

“不过,虽然说了那么多,我是完全没在怕的啦,”他们离开寿司店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我也是很强的!与强者相遇只会让我兴奋。”
“……”
“晴明,你在听吗?”
“真美啊……”
名为安倍晴明的青年,第一次仔细审视夜晚的平安京,灯火与人群层层叠叠地涌入视野。就是这里这里会有无数的不平凡的事件发生,无数的可能性,然后首先,他,安倍晴明,会站在舞台的中央,改变这里的一切
通过“阴阳师”
“嗯”,博雅没有注意到晴明的异常,以为这只是一个初到平安京的人普通的激动——

“哇哦!”车辆一冲出阴暗的通道,金鱼姬就整个扒在了车窗上,“这里真漂亮!决定了!这里就是我征服世界的……”
她突然捂住嘴,目光瞟向驾驶座上的荒川,“我、我刚刚什么都没说啦,像我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怎么会想征服世界这种可怕的事情……对、对吧!”
荒川看了一眼车后座上慌乱地语无伦次的少女,不禁莞尔——

“欢迎来到平安京。”



虽然这个题目看上去像是有续篇的样子……其实就是一个没头没尾的脑洞
原本设想的完整的脑洞在这里:
http://lanrenmou.lofter.com/post/1ea8166f_117a2923

妈呀!
我我我……我在大天狗的瓶子上抽出了老三!!!
我爱你!!!

他真可爱!!!
以及画师你的名字……怎么想的……

这个黑晴明……好帅!
狗子,阿妈懂你了!

火星的我,网易精灵输入“平安京同学录”,发现好多糖
我一定不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山兔的寮中采访:一周年啦!有什么想对阿妈说的话?

今天一早醒来,突然发现寮里有个包裹,上面用歪歪扭扭的字迹写着“送给阿妈入住平安京一周年的礼物”。去年11月1日是我成为阴阳师的第一天,式神们居然都记得,阿妈我超感动的啊!
我开心地打开包裹,发现是一小盒录像带。
录像开始,就是小小的山兔拿着一个话筒
山兔:马上就是阿妈成为阴阳师的一周年啦,作为寮里跑得最快的式神,兔兔决定作为记者采访寮里的大家对阿妈想说的话,给阿妈一个惊喜!
山蛙:跑的最快的不是我吗?
山兔(无视):那么我们就先来采访寮里的大前辈:大天狗先生!

我:紧张

兔兔:大天狗先生,你有什么想对阿妈说的话吗?
大天狗:可以给我打码吗?
兔兔:好的。
式神甲:客观来讲,我觉得黑晴明大人比这里的阴阳师好多了。这里什么活都丢给我干,而且我已经好久没有换过新的针女了,也好久没有升级升星了,我觉得这很不大义。

我:emmmm这个码打的有什么意义吗?大兄弟你哪里客观了?你满级了还怎么升级?还有新的针女……新的针女……额……会有的,肯定不是因为我脸黑!!!

兔:好了,我们再来采访一下其他六星式神。

般若:我觉得阿妈还是很喜欢我的,还给我买了可爱新衣服,不过她最近总是夸金鱼姬可爱……阿妈,阿妈,我和金鱼姬那个更可爱呀?(天真无暇的笑容)
我:……送命题,下一个

金鱼姬:人家明明已经六星了,什么时候可以长得比傻大个高啊?
我:这题不会,下一个

荒川:为什么吾的六号位总是被拿出去给别的式神凑御魂?
我:大爷行行好吧,咱寮只有这一块六星爆伤针女。

椒图:啊啦,听说11月11号现世的商店都会打折,阿妈能不能帮我买点化妆品呢?
我:然后你打算用游戏里的金币付账吗?

惠比寿:哈哈,祝阴阳师大人新的一年里也要平平安安,福至运来哦。
我:我才想起来这个视频好像是为了庆祝我成为阴阳师一周年录的。

花鸟/樱花/桃花:阿妈真的对我们很好呢,虽然寮里资源不多,但她还是把我们一个个养大。谢谢你,阿妈辛苦了。
我:呜呜呜你们奶妈都是天使吗?

匣中少女:我很喜欢阿妈哦,好想把她一直装在我的匣子里。
我: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鬼使白:不知道阿妈当时为什么把我六星了,感觉她不常用我,谢谢她一直没有把我转换掉……
我:对不起小白,阿妈以后一定会多用你的!
鬼使白:如果寮里这么不在意资源的话,可以把鬼使黑也六星了吗?
我:我收回刚刚的话。

兔:六星式神们都采访完了,接下来我们就在寮里随机采访吧!

小小黑:……
兔:那个你想对阿妈说什么都可以哦!尽管说吧!
小小黑:……
小小黑:……白童子。
兔:……
我:……

鬼使黑:鬼使白说的对。
我:……下一个。

判官:阎魔大人的第二套皮肤什么时候买?
我:下一个。

茨木:挚友他……
我(快进):下一个。

座敷童子:一人血书求阿妈早点抽到辉夜姬。
我:……谢谢你。

山兔:好啦,兔兔录累了,最后再采访一下寮里的新成员,阿妈365天带回来的荒先生。
山兔一蹦一跳地来到荒面前,踩在山蛙身上费力的踮起脚尖。
功夫不负有心人,话筒终于可以够到荒……的腰了。
兔兔:……那么这次采访到此为止,阿妈有没有看得很开心呢?希望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能和阿妈一起进步!

我:嗯,我感觉我的吐槽功力又进步了(并没有)

365天,似李,黑蛋蓝孩
我要开始攒票票等少主了,以及脑内总是有润润精分OOC小剧场……

平安京异闻录:日常与非日常的交汇

之前复习无头时冒出来的脑洞,是无头骑士异闻录和永生之酒混合背景。
试图用人物介绍来讲一个很长的故事(对对就是我懒得编细节了(划掉
无CP向,给我喜欢的几个式神多加了点戏(还贼不要脸地加了标签),OOC不可避免,没啥文采,注意避雷


八岐大蛇(真):能使人变得不老不死的药物,一千年前远古邪神送给探索队的礼物,但只将制作方法告诉了其中一人。

不死者:服用了“八岐大蛇(真)”的人类,无论受什么样的伤都不会死,唯一的致死方法是不死者之间互相残杀。

八岐大蛇(假):一种新型毒 品,外形与真八岐大蛇很像,服用者会产生自己无所不能的幻觉,暂时丧失疼痛感,恢复力短时间内大幅度提高。

“阴阳师”:平安京内流行的网络社群,没有规则没有拘束,成员基本上不认识彼此,只要做事后挂上“阴阳师”的名义就好了。

大江山组:统治着平安京夜晚世界的黑 社会 组织。

平安京报社:平安京最大的报社,暗地里也是平安京最大的情报屋。

“砍人魔”:在平安京街道上频频砍人的正体不明的妖物,被砍的人会成为新的“砍人魔”,会受到上一级“砍人魔”的操控。

安倍晴明
平安京大学大一学生,自称之前一直住在乡下,对平安京一点也不了解。实际上是“阴阳师”的创办者,希望能利用网络的力量改变世界。
聊天室用名:一条假龙
“阴阳师”中常用名:黑晴明/匿名

源博雅
平安京大学大一学生,在探望神乐时遇到神乐的“网友”安倍晴明,之后发现和晴明是同学,逐渐和他成为朋友。
富n代,父母是长年在外经商的军火商,家族背景显赫,家里有一个非 法的武器库,从小精通各种武器和格斗术(在白狼家的道场学的),在学校参加的是弓箭部。
聊天室用名:博美犬(神乐起的)

神乐
博雅的妹妹,曾经被绑架,绑架犯为了控制住她,误把“八岐大蛇(真)”当作毒 品让她服下,成为不死者。被救出后以身体不适为由一直住院,在网上接触到“阴阳师”并结识了晴明。
聊天室用名:小白
“阴阳师”中常用名:白藏主

八百比丘尼
不死者,有强烈的求知欲,喜欢“有趣的事物”,一千年来一直在探寻“八岐大蛇”的制作方法,在幕后唆使制药公司进行“八岐大蛇”的研究。因为觉得晴明“有趣”而加入“阴阳师”。知道“黑晴明”真实身份的少数人之一。
聊天室用名:暗孔雀
“阴阳师”常用名:匿名

酒吞童子
大江山组的首领,武斗派,真实身份为不死者,兴趣爱好是喝酒,欣赏酒吧的舞女红叶。在平安京表现活跃是最近十几年的事,之前一直在各处流浪,因为其强大的力量被视作都市传说,被人们称做“平安京最强的男人”(茨木传出去的)。

茨木童子
大江山的二把手,虽然不是武斗派但格斗术高超,右手是义肢,里边常会藏有暗器和毒药,令人防不胜防,因此也被称为“地狱之手”。
见识过酒吞童子非人的战斗力和恢复力以后变得疯狂崇拜酒吞童子,大江山组中唯一知道酒吞不死者身份的人,也是酒吞最信任的部下。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不分场合尬吹酒吞了吧。
聊天室用名:挚友天下第一

鬼女红叶
平安京大学附近酒吧里的舞女,对晴明一见钟情,但是苦于没有见面机会,因为单恋郁郁寡欢开始吸食毒 品,被“阴阳师”成员救下后加入“阴阳师”,觉得“黑晴明”和安倍晴明的感觉很像(女人的直觉),又开始沉迷网络。
“阴阳师”常用名:晴明的小迷妹

大天狗
高校优等生,一般人眼中的精英,实际上是一个十分单纯固执的中二青年,从小学到高中一直和博雅是同学。家族里不少人包括他父母都是警 界高 官,因此也比其他人更了解上层的黑暗。私下里会根据自己心中的正义标准展开行动,有着与他外表和精英家庭不符的打架天赋,附近的小混混都害怕他。从没受过系统的格斗训练的他曾差一点与酒吞打成平手,因为不甘心输掉而想要追求更强大的力量,也因此发现酒吞不死者的身份。但是对于不死者的存在嗤之以鼻,认为世界终究会在自己的努力下形成新的秩序,在网上接触到“黑晴明”的观点后成为他的支持者。
“阴阳师”常用名:大义最高

雪女
晴明的同班同学,头脑聪明的优等生,知道“黑晴明”真实身份的少数人之一,原本对任何事都不感兴趣的她,对“黑晴明”的言论感到震撼,希望晴明能更多地作为“黑晴明”活动,所以在网上一直支持“黑晴明”。
“阴阳师”常用名:冬天真是适合罚站的季节

荒川之主
荒川财团的老总,公司事务涉及各个领域,包括一些灰色产业,以试探和情报收集的目的加入“阴阳师”,也利用“阴阳师”的名义做一些不符合他身份的事。少数知道“黑晴明”身份的人之一。
“阴阳师”常用名:绵绵冰还是草莓味的好吃

金鱼姬
拥有妖怪血统的少女,妖怪特征已经很不明显了,但家族因为与常人不同被人排挤迫害。她本人被当作商品在黑 市上贩卖,在一次交易中运用妖力和她(自称的)机智勇敢从人 贩 子手中逃脱以后被荒川捡到,收做养女。典型的小孩子性子,经常和荒川吵架,离家出走,但每次都被荒川找回,再好好嘲笑一番,然后恶性循环。老是抱怨荒川,但遇到事情还是会依赖荒川。

辉夜姬
金鱼姬的同学和好友,乖乖女,金鱼姬抱怨荒川时的听众。家境富裕,但是从小就被父母要求上各种辅导班,身边除了保镖万年竹没有可以说话的人,所以时常感到孤独。很高兴能有金鱼姬这样活泼的朋友。

烟烟罗
表面上是制药公司的研究员,私底下是毒 贩 子,“八岐大蛇(假)”的发明者,客户散布在各个社会阶层,所以也有属于自己的情报网。除了捉弄可爱的弟弟以外对其它事情都无所谓,没有常人的善恶观念。曾经在从人 贩手里收购实验品时,因为金鱼姬不是人类而半故意地放跑了她,得到了金鱼姬的好感。之后因为荒川不喜欢毒 品所以不常与她联系,不过金鱼姬偶尔会偷偷来找她玩,一起开女子会什么的。

食发鬼
烟烟罗的弟弟,对于美貌有着超乎寻常的执着,因为喜欢长发的好看小姑娘和人贩之流有私下联系,曾经误把实验室里“八岐大蛇(真)”的成品当作毒 品“八岐大蛇(假)”卖出去。
每天在“阴阳师”的美颜小组里yy“阴阳师”创始人的相貌,被姐姐嘲笑。


不死者。
曾经因为不死者的身份暴露,在民智未开的年代被人恐惧,进而人们由于恐惧而残暴地将他关起来,甚至虐待他。从此失去了对他人的信任,决定先下手为强,利用对于不死药的知识笼络各个领域的权贵,对于当今的政界有相当的影响力。

阎魔
平安京警局局长,在平安京各个社会团体中威名远扬,与酒吞童子和大天狗的家族都有私交,但是办公事时以严明公正著称。除了警局以外,在平安京拥有自己的私人势力,有可以被称作天赋的测谎才能。

判官
阎魔的下属,敬慕着阎魔,但从不表现出来。在网上看见黑阎魔的人会追查他们的IP,记在自己的黑名单上,然后在现实中利用职务之便找他们的麻烦。
“阴阳师”常用名:平安京警察局v(然而并没有人当真)

鬼使白
阎魔的下属。小时候被父母卖掉,顶替与他同龄的有钱人家的孩子的罪名,在少 管所被阎魔救出后换了一个身份,在阎魔的资助下完成学业,并成为一名警察。工作认真严谨,对阎魔很恭敬。

鬼使黑
阎魔的私人势力之一,替阎魔处理一些以警察的身份不便处理的事务,鬼使白的哥哥。因不满父母把弟弟卖掉,又不知道弟弟被卖去了哪里,离家出走,一直在各处流浪,跟随阎魔之前是平安京有名的混混。后来偶然遇到在当警察的弟弟,一眼认出鬼使白并提出想和弟弟一起工作,在被鬼使白以“你不给我添麻烦就谢天谢地了”的话语残忍拒绝以后,被阎魔邀请成为其下属。很会打架但做事大大咧咧,一直缺心眼地把“阴阳师”当作普通聊天室使用。
“阴阳师”常用名:弟弟是世界的珍宝(鬼使白在身边时会使用匿名)

孟婆
平安京缉 毒组组长,自己对各种药物有不少奇奇怪怪的研究,上班时是知性乖巧的模样,很怕与阎魔交流。一下班就放飞自我,兴趣爱好是与好友山兔在深夜的平安京骑摩托飙车。
聊天室用名:牙牙

黑童子
“砍人魔事件”的始作俑者,富家子弟,和家人住在颇有历史积淀的老宅中。家里人对忠厚邻居的欺凌恶意和黑童子对于这样的家人的厌恶唤醒了沉睡在老宅里的妖物。全家人都被妖物附生,开始自相残杀,最后只剩下黑童子一个人,失去意识,陷入疯狂。
后来在白童子的帮助下勉强恢复意识,之后与白童子一起被鬼使黑白兄弟收养。
认为世上所有的人类除了白童子都是有罪的。

白童子
黑童子的邻居,出身于普通家庭,性格善良纯真,有天生的自我牺牲欲。
在“砍人魔”真身暴露之后,主动被黑童子砍伤,籍此与黑童子体内的妖物交流。同意让妖物一半附身在自己身上,一半在黑童子身上,减轻黑童子的精神负担,使黑童子恢复意识。
“砍人魔事件”结束后与黑童子一起被鬼使黑白兄弟收养。

傀儡师
制药公司研究员,为了使“哥哥”拥有生命参与“八岐大蛇(真)”的研究,在“八岐大蛇(真)”研制成功后带着研究成果和“哥哥”偷偷离开了制药公司。

跳跳一家
“八岐大蛇(真)”半成品的试验品,不老不死但身体部分机能丧失。在傀儡师的离开引起骚动时趁乱逃出了制药公司。哥哥和妹妹思想清奇,总是会惹出意想不到的事态,弟弟负责提高家里的平均智商。
“阴阳师”的常用名(共同):番茄

妖刀姬
平安京大学旁边一家超受欢迎的寿司店的掌刀厨师兼看板娘,很少与客人交流但是手艺一流。以前是一流杀 手,因为厌倦了暴力而隐瞒身份退隐了。

白狼
弓箭部部员。家里开了教格斗技的道场,小时候遇到不良少年时被源博雅救过,对博雅有好感。因为博雅的关系,比起自家道场的格斗技更擅长弓箭。
聊天室用名:森林之姬

萤草
白狼家道场的得意门生,拥有不符合年龄的力量,可以轻松撂倒没有经过格斗训练的成年人,梦想是“长大以后成为白狼姐姐那样帅气的人”。

妖狐
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普通上班族,真实身份是一系列少女失踪案的凶手。喜欢诱 拐美丽的少女,将她们杀死后制成标本收藏在家里。把“阴阳师”当作约 炮软件。
“阴阳师”常用名:命中注定之人招募中

青行灯
平安京报社的社长,聊天室的创立者,拉各个主角进入聊天室的人。喜欢有趣的故事,一直以看戏的心态观察着平安京的日常与非日常生活。
聊天室用名:灯光师

凤凰火
不死者。当年的探险队中唯一知道“八岐大蛇(真)”的制作方法的人,一千年来一直隐居山林。

本来是想把剧情和番外里出现过的式神都编进去的,但是我懒得想了(理直气壮),就当做“阴阳师”里的普通用户好了(毫无诚意)

有没有人愿意用这些设定写文给我看啊@山林里的鹿 疯狂暗示

试图用寮里两位大佬的表情包诈尸混更

【阴阳师/夏目友人帐】式神与夏目在现代相遇的小故事之鬼女红叶

秋天的风渗进薄薄的衣服里,夏目不禁打了个冷颤,停顿了一下,注意到身后的树枝不自然地抖动着。
“老大,怎么办,他好像注意到我们了。”
“嘘!别吵吵,那就先下手为强。”
还没等夏目反应过来,他就被从后方捂住嘴巴,在树林中拖行了好长一段路。
“放开我!”经过激烈的挣扎后,夏目终于摆脱了钳制,气喘吁吁地和几只头上鼓了包的妖怪对峙着,“你们到底想干嘛?”
“痛痛痛,夏目玲子,果然和传闻中一样是个有着怪力的人类,这样就没问题了。”为首的那个妖怪说,“喂,玲子,帮我们解决一个家伙吧。”
“把别人强行绑来,还用这样的语气让别人帮忙,你们就没有听说过夏目玲子是个会夺取妖怪名字的可怕人类吗?”
看见夏目火大的样子,几个小一点的妖怪赶紧捂着刚刚被打到的地方,躲到为首的妖怪身后瑟瑟发抖。为首的妖怪似乎也发觉自己说错了话,紧张地满头是汗,但还是拼命地把几个小妖怪护在身后。
看着他们这幅模样,夏目的气也消了大半,“我不是玲子,夏目玲子是我的外婆。而且即使是玲子也不会随便就解决什么家伙……”
“对……对不起,可是我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们居住的地方附近有个枫树林,最近那里来了一只凶恶的妖怪,到处攻击人类和其它妖怪,我们的同伴也有好多被他袭击了。老大他是迫不得已才想要借助人类的力量的。”其中的一只小妖怪探出头来,用颤抖的声音说到,他的同伴们用钦佩的目光看向他,而被他称为“老大”的妖怪还是绷紧了神经,提防着夏目的拳头。
“……”夏目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见身后一阵骚动,一个黑乎乎的妖怪冒了出来,猛地向夏目扑去。
“糟了!”夏目短短几十分钟里被抓了两次,等他一拳打歪了那个黑乎乎的妖怪的面具,才发现它有点眼熟。至于那群小妖怪,似乎刚刚已经趁乱逃走了,这不禁让夏目松了口气。

果不其然,一个熟悉的身影跟着那黑妖怪出现了。
“是夏目君啊,抱歉抱歉,我让我的式神搜索这片地方出现的大妖怪,不想他被你的妖力吸引过来了。”
“的场先生。”
“你总是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呢,我给你留下的印象就这么差吗?”的场笑眯眯地打量着夏目,似乎是真诚地感到遗憾,夏目攥着装有友人帐的书包的手更紧了一点,“今天那只小胖猫似乎没有跟着你呢。”
“老师它今天有事,”夏目谨慎地说到,“的场先生是在找可以用作式神的妖怪吧?”
“嗯,传说中曾一度在这一带活跃的食人鬼女,似乎回来了呢。”
“回来?”根据刚刚那群妖怪的话,那只攻击人的妖怪原本并不是居住在这里的。
“哦,你对此有兴趣吗?”
“……”
“鬼女红叶,”的场继续说道,“传说曾在这一带杀害并吞噬了许多人类与妖怪,并籍此得到了强大的力量和绝世美貌。前一段时间我在这附近除妖时,察觉到这里有强大的妖力反应。在这里能有这么强大的妖力的,也就只有那个传说中的鬼女红叶了吧。怎么样,你有兴趣帮我吗?”
“我是不想为的场先生您做事的……”
“这样啊,”的场似乎早就意料到了这样的回答,打断了夏目,“那么,我们就有缘再见吧。”
看着的场和他的式神的身影淡出视野,夏目才慢慢放松下来。

“呼,除妖师真的好可怕呢。”一个细小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们几个!”夏目转过身,才发现刚刚的那群妖怪根本没有离开,只是藏了起来。“老大”正一边捂住刚刚出声的那个小妖怪的嘴,一边警惕的看着夏目。
夏目叹了口气,“我不会伤害你们的啦……话说袭击你们的妖怪,就是那个鬼女红叶吗?”
“才不是呢!”另一个小妖怪叫嚷起来,“红叶她虽然吃过人,但是从来不伤害我们妖怪的!”
“……”夏目哭笑不得,不过也不能逼迫妖怪为人类着想,“那么那个枫叶林,你们可以带我去看一看吗?”
“交给我吧,”“老大”的脸上终于露出了自然的笑容,“嘻嘻,这林子里的阴气可重了,你们人类独自走,保管会迷路。那个到处攻击人的妖怪,估计也是受了这里阴气的影响,才发了狂吧。”
“这么严重吗?”
“嗯,”“老大”又严肃了起来,“是因为红叶的执念呢。她本是死在枫叶林中的人类,因为对所爱之人的思念化成了鬼。为了爱人,她不停的、不停的吞噬人类,只是为了能让自己更强大更美丽。这样的执念很可怕吧,所以这里的阴气才这么重,是被红叶吞掉的那些人的怨念,也是红叶自己求爱而不得的怨念。”
“原来还有这样的缘由,只是红叶小姐的爱人,现在应该已经……”
“是啊,人类对于我们来说,太过短暂了。不过落叶比人类还要短暂呢。”
“那红叶小姐她……”
“老大”摇了摇头,“据说她最后又见到了她所爱之人,只是在这之后就没有音讯了。她是为爱而生的人,失去所爱之人后会变成什么样,没有人知道。”

“我们到了。”一行人在枫树林的边缘停下脚步。
秋天的枫叶好看地紧,只是林中弥漫着肉眼可见的瘴气,使人脊背发凉。
“呜,我听见它的声音了。”敏感的小妖怪后退了一步。
话音刚落,那妖怪的吼叫声已经响地连夏目都可以听见了,又一瞬过去,它庞大的身体已经出现在他们面前,闪烁着疯狂的通红双眼死死的盯着夏目的脸。

“嗖”的一声,千钧一发之时,一支带着符咒的利箭正中那妖怪的眉心,紧接着是念咒的声音。
“的场先生!”
“跟着夏目君果然能找到线索呢,”的场把妖怪封进壶里,从夏目的头发里夹出偷放进去用于跟踪的式神碎片,又颠了颠手里的壶,“不过,似乎不是当时我注意到的那只妖怪呢。”
的场看向他的式神,后者摇了摇头。
“是吗……看来那时候的那个家伙已经离开了啊。算了,虽然这家伙差了很多,但也算是能用呢。”
“的场先生……不管怎样,谢谢您救了我。”
“呵,我也只是像往常一样利用了你呢,”的场带着他一贯的笑容,“你心里是这么想的吧。”
“……”
“夏目君,你还是不打算加入的场一门吗?”
“抱歉,我没有这样的打算。”
“这样呢,果然我们还是没有办法注视着同样的世界吗?就像那鬼女红叶无法看见人类眼中的世界,只是一厢情愿而已。”
“!!!你还偷听着我们的谈话!”一直躲在后面的“老大”突然发声,在看见的场的眼神后又缩了回去。
“呵呵,我对你们这样的小妖怪没兴趣呢。在人类眼中,你们只不过是食人的魔物,我对妖怪眼中的世界可没兴趣呢。”
“……”
“那么,再见了。夏目君,如果你改变主意了,随时可以来找我。”

“呜哎,吓死了——,大妖怪和除妖人总算都离开了。”小妖怪们的腿都软了
“不过,还是会有其它大妖怪来的吧,刚刚的场先生提到的那个……”
“哦,那个啊。那是红叶的旧识啦。”
“红叶小姐的旧识?”
“嗯,反正他是这么介绍自己的,不过依我看,八成是被曾红叶的美貌吸引过的妖怪吧。每隔几年或十几年,他都会在秋天到这来一次,也不干什么,就坐在枫树下面,一边赏枫一边一言不发地喝酒,再一言不发地离开。”
“那红叶小姐她知道吗?”
“红叶眼里,永远只有那个人类啊。”

微风鼓起,红叶在空中翻飞,在不偏不倚的阳光里留下惊鸿一瞥,仿佛舞女转身时的眼角,摄人心魄,却从不为旁人停留。
而这目光与“旁人”之间的距离,几乎长过人与妖怪之间的鸿沟。

他们“注视着不同的世界”吗?
夏目看着纷纷落叶,又想起了的场的话。
从红叶落地的那一刻起,腐败的倒计时就开始响起,最后归为无人问津的尘土,年复一年,层层叠叠,如同沉积在心底的那些思念,一人心动,便只一人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