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人某

人懒CP杂,神谷病患者

一个平均温度40度每天高温橙色预警的寮

今天博雅委屈巴巴地跑过来和我说,我老是用他出战,结果害他一直站在庭院的正中央被太阳暴晒。
我:那你让雪女给你放个暴风雪不就好了。
雪女:你让我放我就放,我不要面子的啊?
就这样源博雅被晒成了原博雅。
大天狗:(突然兴奋)是不是让晴明站庭院中间就能晒成黑晴明大人?
我:不是的,只会晒成非洲晴明。

另一边荒川整个妖浸在水里自个美滋滋地吃着绵绵冰。
金鱼姬游过来:哈哈哈傻大个,只露出个头的话你也没比我高多少嘛!
荒川听了后一下子从水里站起来,不屑地俯视金鱼姬。
然后热得钻回了水里
并把金鱼姬的头摁了下去
假装无事发生过。

最近我们寮的小奶狗在练级,大家抢着做他的练习对象,想要免费吹风。
就这样小奶狗的练习量翻了好几倍,每天都吹得满头大汗。
你们的良心都不会痛的吗!
这种事情居然不叫上我?!

我看了一眼阴阳师的夏日皮肤。
我:博雅你怎么穿得像绿豆雪糕一样。
原博雅:你不能换一个比喻?这样我很尴尬的。
我:原来是抹茶味的吗?!
原博雅:不是,我是说把雪糕这个比喻去掉。
我:绿舌头?
原博雅:……【不想说话】

以前读到过一篇鸡汤,大意是说人不会因为同一个笑话笑很多次,又为什么要因为同一件悲伤的事哭许多次呢?是想劝人不要沉溺于伤痛。
这两天在读《锌皮娃娃兵》,作者采访了一些当时参加过阿富汗战争的士兵和他们的家属。其中的一位士兵说,在“那边”人们会抓紧一切机会笑,同样的笑话不论说多少遍,听的人都会哈哈大笑。
我猜想在那边没有人会因为同一件伤心事一直哭。
真正让那些士兵难过的是,前苏联政府对民众隐瞒战争的真相,而从战场上回来的士兵得不到他人认可,无法融入“这边”的社会。
这本书我只读到一半,难受得读不下去,每一篇口述都让人不忍卒读。
战争使人扭曲,但不是只有扭曲的人才会伤害别人。

送给隔壁阿妈@山林里的鹿 的小甜饼
CP:博狼
没逻辑没文采傻白甜注意

这天博雅和白狼一起练习射箭。
博雅:白狼,大夏天的,你身上那么多毛不热吗?
白狼:谢谢博雅大人关心,不过我是妖怪,所以不会觉得热。
博雅:哎——真的吗?(盯尾巴)我可以摸摸看吗?
白狼(脸红):可,可以。
博雅:真的耶,又凉快又毛茸茸,好神奇!白狼你身上其它地方也是这样吗?
白狼:嗯。
博雅:那……可以揉耳朵吗?
白狼(害羞地轻声说):可以的。
博雅于是大力揉耳朵,白狼激动地尾巴甩来甩去。
博雅:哈哈哈,白狼你好好玩,像小狗一样。
白狼:【笑容渐渐消失】
博雅:可以摸鼻子吗?
白狼十分勉强地答应了,但是博雅并没有摸,而是用自己的鼻子蹭了蹭白狼的鼻头。
白狼:博……博雅大人?!
博雅:白狼的鼻子会很敏感吧,我就不用手摸啦,但是果然是软软凉凉的,真可爱呢。
白狼:(⁄ ⁄•⁄ω⁄•⁄ ⁄)

对的,我就是借着博雅之手做了我所有想对白狼做的事情(叉会儿腰)(被乱箭射死)

【阴阳师/夏目友人帐】式神与夏目在现代相遇的小故事之金鱼姬

夏日的阳光出奇地毒,地面上冒着肉眼可见的热气,到处都是蝉鸣声。
“夏目!快看,是知了!知了!”猫咪老师以对于它的块头来说过于矫健的身手在树上窜着。
“老师,你不要乱跑啦。”夏目一边努力不让猫咪老师离开自己的视线,一边尽量在阴凉的树荫下走着。
就在这时,他对上了一双金色的眼睛。
“喂,你!”一个有着水蓝色头发和金色瞳孔的小姑娘从树丛里钻出来,身上的衣服华丽地不像是人类穿的,身后还跟着一条色彩艳丽的金鱼,“你看的见我吧!”
妖怪吗?
那小妖怪见夏目没回应,便大着胆子站到他面前,把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
“能看见妖怪的人类吗……我很中意,做我的手下,和我一起统治世界吧!”
“哎?”
“所以说你要帮助我统治世界啦!还是说你对于做天下第一可爱的金鱼姬我的手下有什么意见吗?统治世界这件事我可不常和别人说哦,我可是真的中意你才……吓!”
嘴里叼着知了的猫咪老师一下子跃到夏目肩上,“怎么了夏目,你在和谁说话?”
“呀,有只白馒头妖怪!”
“嗯?你说谁是白馒头呢,小姑娘?还有你可别打这个傻小子主意,他是我的猎物。”说着猫咪老师就像平时那样放出妖力强大的光。
“呜哇!”金鱼姬没有被威压吹走,而是抱着头泪汪汪地蹲在原地,“你们每个人都好讨厌啊!”
她站起来扭头就跑,她身后那条金鱼啐了猫咪老师一脸口水,跟着主人一起跑了。
“等等!你这条臭鱼!”猫咪老师气急败坏地要追。
“都是老师不好吧,是老师吓着她了!”
“什么?明明是她先叫我白馒头的!”
“老师太小气了啦!”
……

本来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结果第二天夏目再一次经过那条路的时候——
“喂!”被这样叫住了。金鱼姬张望了一下,“今天那个白馒头不在?”
“你是昨天那个……对不起,昨天是我们失礼了。”夏目想着要怎么道歉,突然想起前些天附近的婆婆塞给他几颗糖。
“不要以为给我几颗糖我就会原谅你。”金鱼姬嘴里塞满糖,含含糊糊地说着。

从那天起,金鱼姬就常常埋伏在那条路上,夏目也会常在兜里揣上几块糖。一开始的时候金鱼姬看见猫咪老师在一旁还会吓得缩脖子,后来就无所顾忌了,一边往嘴里塞糖一边絮絮叨叨地给夏目讲起她那乖巧可爱的朋友,之前住的水塘里的两对小情侣,还有那个看起来和善却老是和她开玩笑的老爷爷。
“大家都太不友好了!”金鱼姬嘟着嘴,夏目想起了西村每次和北本抱怨时的样子,不禁笑出了声。
“你在笑什么呀,真是的!”金鱼姬一边跺脚一边继续絮叨,“还有那些大妖怪!那些大妖怪最讨厌了!以前我住的地方有个长得高高的大妖怪,他可坏了,每天不是拍我的头就是嘲笑我矮,太过分啦!还有那个硬打断我和朋友说话的妖怪,长得还要高,一上来就开始维护那个坏妖怪。哼,怎么可以欺负我这么可爱的小妖怪啦,他们都是坏人!”

每次听金鱼姬在河边碎碎念,心情都会变得凉快不少呢,妖怪之间的点点滴滴和人类也没多大差别嘛——夏目这样想着。

这天金鱼姬又在抱怨有只青蛙在和她玩牌的时候出千,意外发生了。

“友人帐……”
“把友人帐交出来!”
一只妖怪从树丛里钻出来,直直地朝夏目冲过去。
夏目还没反应过来,却没有被扑倒,一直跟在金鱼姬身后的金鱼挡在夏目面前,接下了它的一击。
回过神来的猫咪老师一下子变大把来袭的妖怪甩了出去,“切,这种杂碎也想要来抢友人帐?”
“友人帐,”听到这个词的金鱼姬眼睛一亮,“我好像听附近的妖怪说过,是能统治别的妖怪的东西是吧,原来在夏目你们手里吗!”
夏目突然想起,第一次见面时金鱼姬说过她要统治世界,莫非她也想要友人帐?
夏目紧紧攥住书包里的友人帐,猫咪老师也变回白馒头的样子,眯着眼观察着事态。
“很好,你合格了!”
“哎?”
“之前和你说的要你做我手下的事呀!回去以后我好好想过了,果然还是我太草率了,所以要再观察你一会,看看你够不够格做我的手下。不过你有统领这些妖怪的力量的话我就放心啦!”
那个是在观察吗?明明就是在一边讨糖吃一边聊天吧。夏目一时间哭笑不得。
“但是,我并不打算统领这些妖怪……”
“就这么决定啦,”金鱼姬踩着溪水向前跑了几步,又回过头来,“要统治世界还要去好多地方呢!我会不时回来检查你有没有偷懒的!”

“真是快活的家伙呢!”
“回去吧,老师,家里还有糖没吃完呢。”
“嗯?你把我当什么?小孩子吗!”

我们寮的中二病今天也没治好呢

1.狗哥每日一中二
每次遇到对面的高速兵俑,全队只有狗哥靠被动没被嘲讽,一脸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嘚瑟样,末了还要加一句“这都靠黑晴明大人的大义加护”。
其他人内心:为什么我中的是嘲讽不是混乱,好想打他

2.当你挂机的时候式神们都在想什么
座敷:五点鬼火肯定够了,拒绝五火打火。
山兔:跳舞?不存在的。我就是阴阳师第一输出&控制。
大天狗:对面只有一个血皮普攻就可以了?不行,不刮一个优雅完整的羽刃暴风怎么实现大义?
座敷:气到暴毙。

3.打蜘蛛日常
每天打蜘蛛最开心的事就是翻开队伍聊天面板,看看今天谁家的酒吞又吨死了自家桃花然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头一看,发现中了媚妖的小叔叔一条游鱼把狗子戳成血皮。
我:【笑不出来】
小叔叔:终于报了斗技场的一箭之仇【大天狗传记二】
狗子:好气哦,为什么我因为被动中不了媚妖不能打回去。
众式神拍手称快:叫你之前嘚瑟!
狗子【委屈】:我还是不是这个寮的寮宠?!我要回去投奔黑晴明大人!

没营养强行占tag,日常欺负儿子和小叔叔【良心这种东西我没有】

活动的时候什么都没出,活动过后阎魔小姐姐第二次断我高非【再见】
我:判官,你掉的是这个皮肤阎魔呢还是这个未觉醒的阎魔呢?
判官:放肆!不得对阎魔大人无礼!
判官内心:两个阎魔大人都好想要啊啊啊

为什么是小号【再见】
这是一个没有童年的连连
小号当然没有觉醒材料和黑蛋啦【笑不出来】

一个中二寮的日常

1
我:狗子啊,你为啥对黑晴明这么死心塌地啊。
狗子:因为黑晴明大人说他是正义的伙伴【坚定脸】
我:……【你们别老把声优和角色关联到一起啊.jpg】
2
我:我们来聊聊暴击的事吧。
荒川:哼,无聊。吾做事向来只凭自己喜好,吾想暴击就暴击,不想暴击就不暴击。
我:那叔你能不中途改变主意吗?一下暴击一下不暴击给对面吸血姬留个血皮几个意思?
3
因为博雅老是说小白是狗,小白决定不和博雅说话了。
但是出战的时候又不能一句话也不说。
所以现在不管和小白说什么他都只回“皮卡丘~”
但大家好像都听得懂的样子……
每次触发被动神乐只好配合地大喊“十万伏特!”
4
博雅最近在恶补宠物小精灵。
我:我觉得你还是直接和小白道歉比较好。
博雅:不是因为小白,我看见隔壁寮的兔子(觉醒皮)叫正电拍拍。
我:额……
博雅:我觉得好帅气啊!【星星眼】
我:……(不是很想和这个傻儿子说话)
5
后来博雅把我家奶川的名字改成了水水獭。
6
终于四星满的金鱼姬得意地在两星的奶川……水水獭面前蹦跶。
金鱼姬:哈哈哈两星的小矮子,我现在比你高半个头啦!
水水獭秒换未觉醒皮,用帽子撑起一片天。
金鱼姬:你……你耍赖!
还没等金鱼姬开始闹,博雅跑过来把她的名字改成了角金鱼。
7
经过全寮投票表决,没收源博雅所有的光碟并给他断网。
8
最近新来的匣子妹妹和妖狐在寮里成立了手办爱好者协会。
不说了,我要回去阻止他们花光所有金币买买买。

隔壁阿妈@山林里的鹿 
大概算前篇的东西http://lanrenmou.lofter.com/post/1ea8166f_f453c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