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人某

又懒又杂食

寮里充斥着恋爱的酸臭味,只有我这个阿妈还留有单身狗的清香

BG向,涉及CP:狗雪,博狼,狐跳,阎判

狗雪的场合
狗子:雪女,吾……
我家日女雪女:【退条】
狗子:雪女……
雪女:【退条】
狗子:雪……
雪女:【退条】
狗子:阿妈,我们寮就不能养个媚妖雪女吗?【自抱自泣.jpg】

雪女:大天狗,我所追求的唯有黑晴明大人的大义。
狗子:【突然复活】吾也是。【正色】
雪女:我曾经见过一个人类男人,虚弱得快死了,却还是想为他死去的妻子摘雪莲……真是可悲呢,人类,如此弱小,又追求着脆弱的事物。
狗子:雪女,吾……足够强大,也可以和你一起追求……
雪女:你不必说了,我知道。

雪女走了以后。
狗子:雪女刚刚,是不是笑了?
我:这不也挺好吗【吃狗粮】

博狼的场合
白狼有一个专门放弓的房间。
因为博雅每次出门不知道给白狼买什么礼物就买弓。

冬天的时候。
白狼:博雅大人,您穿这么少不冷吗?如果您觉得冷的话,我的尾巴可以【羞】可以给您……
博雅:啊哈哈,我不冷啊,你看
博雅开始扒本来就不多的衣服。
白狼整个变成了红狼:博博博博博博雅大人,您您您您您这是……
博雅:你看,我不仅不冷,还出汗了呢!

……博雅我和你说,你再这样下去白狼的迷妹滤镜会扛不住的。

白狼终于鼓起勇气告白:博雅大人……可以请您……(和我交往吗?)
她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个字都被吃了进去,说不出口。
博雅:可以哦。
白狼:唉?
博雅:虽然不知道你要什么,但是只要是白狼的请求,我都会同意的啦,所以你不用这么紧张……哎哎你怎么晕过去了。

这就是傻人有傻福吧,真是辛苦白狼了。

狐跳的场合
跳妹:妖狐叔叔,我又来找你(的尾巴)来玩啦。
妖狐:少女啊,说了多少次不要叫叔叔,要叫哥哥!
跳妹:哎?可是我觉得叫叔叔比较顺口唉。【开始蹭尾巴】
妖狐:叫小生哥哥就多给你吃颗糖好吗?
跳妹:真的吗?哥哥!【超甜的声音】
妖狐:【小生死了啊啊啊】
跳哥:小妹你叫我吗?
跳弟:怎么了?不管你在哪里只要叫一声哥哥我们就会立刻来到你身边的哦。
跳哥:咦这里怎么有一只妖狐,不是让你离我妹妹远一点吗?
(以下省略暴力场面)
妖狐:【小生真的死了】

第二天
跳妹:你没事吧?妖狐哥……
妖狐:不,你还是叫小生叔叔吧。

妖狐:少女哟,等你长大了做小生的标,咳,新娘怎么样?
跳妹:做叔叔的新娘就可以一直摸叔叔的尾巴,一直有糖吃吗?
妖狐:对哦,作为交换你要一直陪着小生。
跳妹:好呀好呀!

等等妖狐你刚刚是不是准备说标本的?好的我已经报警了,跳哥跳弟和六星姑姑正在赶来的路上。

阎判的场合
阎魔:判官。
判官:阎魔大人,您有什么吩咐?
阎魔:妾身无聊了,没事就不能叫汝了?
判官:阎魔大人无聊的话,在下去为阎魔大人购置一些人界有趣的物品。
阎魔:妾身觉得人比物品有趣。
判官:那在下去为阎魔大人聘请一些……嗷!
阎魔一把掐住判官的脸颊。
判官红着脸,细声细气的说:阎,阎魔大人这是……
阎魔:妾身觉得汝这样就很有趣。
说完转身走了,留下判官捂着被掐的地方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判官:在下一辈子也不要洗脸了。

不,你给我好好洗脸啊!

阎魔:汝给妾身好好洗脸。
判官:阎……阎魔大人!您……您怎么没走啊!
阎魔:妾身要每天都掐汝,所以汝要好好洗脸。
于是判官又变成了一幅有趣的样子呢。

我一条单身狗为什么要自己写狗粮喂给自己吃【再见】

@山林里的鹿 来吃博狼

评论(4)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