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人某

人懒CP杂,神谷病患者

【阴阳师/夏目友人帐】式神与夏目在现代相遇的小故事之樱与桃

“啊,终于到了。”
“什么啊,西村你明明吃了一路哎。过会还有祭典呢!”
“祭典啊,会不会偶遇可爱的女孩子呢。”
“你除了这个还能想到什么啊!”
夏目看着西村和北本有一搭没一搭地拌嘴,不自觉地微笑起来,又被包里的一阵骚动打断。
“夏目,我要去祭典!我要吃烤鱿鱼!”
“安分一点啦老师!距离祭典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呢。还有,哪有成天嚷嚷着要吃鱿鱼的猫啦!”
“说了多少次了我不是猫!是美丽强大的大妖怪!”
“夏目,你刚刚在和谁说话啊?”
“没……没有啊。“夏目心虚地把猫咪老师按回包里。
“哎,可是我刚刚听见一个大叔的声音……”
“大家都准备好了吗?”这次远郊的发起人田沼插了进来,他父亲与祭典的主办人是老交情了,“我们先去看看那片著名的樱花林吧,到了晚上祭典的时候可是要挤满了人的。”
“哦哦!”

虽说离祭典开始还早,樱花林中已经有不少人了,有带着孩子来赏樱的,有年轻男女约会的,也有带着老人一大家子来的。
“快看快看!好大的樱树!”
“西村,不要像小孩子那样啦。”
“我哪有!”
“哦,夏目,在那样的樱树下喝上一杯应该会很惬意的吧。”
“都说了不行了啦,老师。”夏目轻声争辩着,抬头望去,正好对上那双樱色的眼睛。
她站在那棵最引人注目的樱花树旁,一头黑色的秀发上装饰着新鲜的花朵,衣着华丽,在对上夏目的视线时,先是惊讶,接着慌乱,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失望。
“呐,老师,那边的那个孩子……”
“那可是棵有故事的樱花树哦。”男孩子们的对话突然被打断。
“婆婆!好久不见了。”
“啊呀,这不是要君嘛,真是好久不见了,已经长这么大了呀。”田沼父亲的故友,操办樱花祭的婆婆笑眯眯地说着。
“婆婆,说那是有故事的樱花树是怎么回事?”
“据说那棵樱花树上生着一个美丽的妖怪,每年樱花盛开的时候都会在树下翩翩起舞。在平安时代的一年春天,她遇见了一个男性人类,他们坠入了爱河,并打算结婚。可是,就在结婚前夜,樱的未婚夫突然横死,伤心欲绝的她发了狂,樱花林也受到不知名的诅咒,一夜之间枯萎。幸而,一位阴阳师解除了诅咒,帮助樱见到了她死去的未婚夫,他们相约来世再在这树下相会。从那以后,不论气候如何变迁,这樱花的花期从未延迟过,时至今日她还在等待吧。”
“她一定等得非常辛苦吧。”
“谁知道呢?辛苦不辛苦,这种事要本人才会知道吧。这边来,我带你们看看场地。”

“给樱花大人的礼物还没准备好好吗?祭典都要开始了!”
“可是我们又不知道樱花大人想要什么。那位大人也真是的,从不说自己要什么,像我们这样平日受她治疗的小妖怪该怎么报答她呀。”
“听说她喜欢人类的男性哦。”
“真的吗?是要抓来吃吗?”
“这个嘛,樱花大人看起来不像是会吃人的妖怪。不管怎样先抓一只吧。”
“好啊好啊,那边的那个男性人类闻起来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哦哦,有些店已经开张了啊。夏目!我要吃烤玉米!”猫咪老师两眼发光地向前跑去。
“老师!真是的,不要乱跑啊。”
突然夏目被人从背后捂住嘴,拖入樱林的深处。
“唔……”
“别出声!”拖着他的小妖怪凶巴巴地说。
他的同伴松开手绕到夏目的面前准备把他捆起来,夏目趁此机会挣扎着给了这两个小妖怪一人一拳。他们痛得捂住脑袋,东倒西歪地坐在地上。
“这里怎么回事?吵吵闹闹的?”说话的是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个小姑娘,与刚才看到的那个女子穿着一样华丽的衣服,头上装饰着桃花。

“樱她才不是那种吃人的恶鬼呢!你们不要捣乱啦!”得知事情经过的桃花又把两个小妖怪训了一顿,把眼泪汪汪的它们打发走了,才转过头向夏目道歉:“我是桃花妖,刚刚手下们失礼了,真是非常抱歉。”
“不,其实他们没有恶意的吧……那个,如果不方便的话可以不用回答,我只是好奇,它们说的樱花大人……”
“就是这里那个传说里的樱花妖哦。”
“啊,那桃花小姐是樱花妖的朋友吗?”
“哎,朋友吗?……嗯,勉强算是帮她收拾烂摊子的人啦。”桃花不自然地别开视线。

“桃花!出了什么事吗?手下的小妖怪说你大发雷霆……啊,你是刚刚的……”
在樱花树下见过的女子向他们走来,认出了夏目。
“是它们自说自话把人类捉到樱花林里来啦!”桃花的气似乎还没消。
“是这样啊,真是非常抱歉!”樱花低下了她美丽的头。
“不,没关系啦,话说樱花小姐今天在樱树下果然是……啊。”
“是在等夫君啊,”樱花的眼神黯淡下来,又似乎有一些不好意思,“不过,今年,还是没来呢。”
“抱歉……”
“不,”樱花摇摇头,“他也不是从没来过,有一世他还是孩子的时候就来见过我,我跳舞给他看,他早已不记得我了,却还是夸我好看,还说长大后要来娶我,我高兴了好久,那时他几乎每年樱花祭都来看我,后来,他的家庭搬走了……还有一世,我见到他时他已经年过半百,是和儿孙一起来的,一大家子人,可温馨了,我没忍心去打扰他……其实我只要能看着他就够了,在恰好的年纪遇见恰好的人什么的,我也知道很难,所以,我已经很满足了……”
“樱,”桃花打断了樱低落的话语,“没关系的樱,只要你们还思念着对方,就一定还能再见的,你不会孤单一个人的!”
“桃花……我本来也不是一个人啊。”
“唔……傻,傻死了,别看着我傻笑!”
“谢谢你,桃花。”
“都说了别看着我傻笑啦!”

夏目看着送他回大道上的樱与桃的的背影,不自觉地笑了。
太好了,有这样的友人在,就不用担心了呢。

“夏目!你跑到那里去啦?找你好久了。”
“抱歉抱歉,有点迷路。”
“你还真是的唉。”
“夏目,”田沼忧心地悄声问到,“是妖怪的事吗?”
“不是什么危险的事啦,谢谢你,田沼……呜哇,老师你什么时候喝的酒,我可不想把这样的你装在包里!”
“喂!夏目,快跟上啦,在迷路就把你的那份吃掉啦,西村说他请客呢。”
“呜啊,不带这么坑人的啊!我只说输了请你一个啊。”
“来了,来了。”
夏目向他的朋友们奔去,夜晚樱花如烟如霞,在头顶蔓延开来。

明年,还来这里赏樱吧。

评论(8)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