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人某

又懒又杂食

又是搞事的一天,阿妈都累得懒得起题目了

隔壁寮的场合1:
http://sallylly.lofter.com/post/1ddabcc0_e75b2b7
我寮1:
http://lanrenmou.lofter.com/post/1ea8166f_e770ea0
隔壁寮2:
http://sallylly.lofter.com/post/1ddabcc0_e7d9b2e
我寮2:
http://lanrenmou.lofter.com/post/1ea8166f_e84c3b4
隔壁寮3:
http://sallylly.lofter.com/post/1ddabcc0_e873448

占tag 致歉,有荒天博天修罗场【误】,其实只有荒川有点单箭头,博雅和狗子都傻傻的(博雅根本没出场就不打tag了),还有单身判官

自从上次告白(?)事件以后,隔壁家的酒吞就一直跑到我寮的结界来,小号茨球完全无视一个结界只能寄养一只式神的规定,用鬼手打穿了大号结界的地板,每天都钻过来和酒吞黏在一起。正好女儿节活动,我天天换了葫芦酒支持他们的感情交流,像我这么好的阿妈现在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啊,我正在心里表扬自己——
荒川:阴阳师,汝什么时候换绵绵冰回来?
换什么绵绵冰,悬赏封印打起来那么麻烦,草爹人偶当然要留着换葫芦酒啦!
正当我想找个理由糊弄过去的时候,站在一旁的大天狗抢先一步开嘲讽。
狗:没想到你长得这么一副老气的脸,却喜欢这种小姑娘吃的甜品啊。
川:哼,汝等怎么会懂得绵绵冰的美味,况且吾荒川主做事向来只凭喜好,汝爱怎么说怎么说好了。
说着,荒川一把展开他的扇子,特别有风度的扇起来,扇面上写着苍劲有力的两个大字【糖分】
……
荒川你在银魂剧组拿错了别人的扇子了吧,快还给黑童子。

不过现在不是管这俩大爷的时候,本阿妈还有更重要的事。
我乘狗子继续嘲讽荒川的空档一溜烟地跑出了自己寮,到隔壁寮门口郑重地敲了敲门。
“嘎吱——”门被打开一条小缝,隔壁家灯笼鬼的一只大眼睛露了出来,另一只眼睛用绷带裹着……你倒是没拿错东西。
“略略略略略”
“没事,是隔壁家的阿妈。”天邪鬼青对在隔壁寮里的人翻译着。
我刚打开门进去,灯笼鬼就开口了:“略略略,略略略略略。”
我无奈地看着天邪鬼青。
“快把门带上,被阿妈发现的话我另一只眼睛也要被打肿了。”
哦,原来是真受伤了……不过N卡之间到底是怎么互相听懂的啊!

在隔壁庭院中间坐着隔壁寮的一众小姐姐和我们家的灯姐,这里是同人本创作交流现场,是小姐姐们背着隔壁阿妈和隔壁姑姑偷偷举办的,今天讨论的主题是——
“酒吞这么傲娇,肯定是受啦!”
“不对,两个人之间主动的那个是受,所以茨木是受!”
“这是什么逻辑,再说你怎么知道酒吞不主动,他只是表现得不明显而已。”
“茨酒!”
“酒茨!”
没错,今天的主题就是讨论酒吞和茨木的攻受问题。
“阿妈,”灯姐突然把话头转向我,“你觉得呢?”
我:“那就茨木受吧……”
“你看你看!”先前站酒茨的小姐姐们欢呼起来,然而我已经来不及把下半句话咽回去了。
“因为结婚的时候攻的寮不是要付彩礼给受的寮吗,我缺钱。”
小姐姐们都用鄙夷的眼神看着我。
干什么啦,大人的世界本来就是这么肮脏,好气哦,难得我还是这么诚实的一个人。
“萤草你呢?觉得是酒茨还是茨酒?”
“有什么区别?都是叮一下就死了。”
……
“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灯笼鬼不明所以的叫声打破了尴尬的场面。
“阿妈回来了,大家快收工。”…… 感谢翻译。
小姐姐们熟练地把各自的本子藏起来,灯姐揪着我的领子把我甩到她的灯杆上,飞回了我们自己寮。
才刚落地,就看见荒川和狗子站着庭院中间,狗子身上湿答答的,荒川则一身狗毛。
对不起我不该打扰你们的……应该不是我想的那样吧!
“怎么回事?”我问躲在一边瑟瑟发抖的扫地工。

事情还得从前几天说起。
我把我们寮唯一一块副属性没长歪的六星针女给了荒川,从那以后狗子就一直看荒川不顺眼。
刚刚就在我走之后。
川:汝刚刚是在刷御魂吧,吾的爆伤呢?
狗:哼,反正给你这种每天都在庭院无所事事的咸鱼也没用,吾把御魂都喂给博雅升御灵了。
川:什……喂给博雅也不给吾吗!
狗:对啊,你有什么意见,吾不可以也凭喜好做事吗?

然后他们就打起来了。
我好说歹说用一瓶养乐多【划掉】绵绵冰让荒川给狗子道了歉,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

判官:听说隔壁阿妈回寮了?
我:???你要干啥?

判官没理我,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隔壁寮门口,敲敲门。
隔壁阿妈:判官?你有什么事?
判:隔壁的阴阳师大人,请您将阎魔大人召唤出来。
隔壁阿妈:……这种事情你和自家阿妈说去啊。
判:阎魔大人能看透人心,她想必已经看出来在下的阿妈没有能召唤她的才德,所以在下才来拜托召唤出酒吞大人的您。
我怎么觉得我被骂了?
隔壁阿妈:这……又不是我想做就能做到的,不行不行。
她一边推辞一边向后退去,判官不死心,追了上去,结果踩在了被隔壁阿妈轻巧避开的雪女冻住的路面上,啪唧摔了一跤。

我家判官好像开始在隔壁寮门口贴【死】字了,要是惹隔壁阿妈生气,她不给我碎片了怎么办【绝望】

隔壁阿妈@山林里的鹿 

评论(5)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