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人某

人懒CP杂,神谷病患者

SSR们的恋爱烦恼

标题瞎起的,只是段子而已
cp:阎判,狗雪

这天,几个老牌SSR聚在一起叙旧,不知不觉话题就拐到情感生活上去了。
阎魔:哎,妾身那个面瘫下属,每次妾身暗示他点什么,他总是假正经地拒绝,什么时候才能让他坦率点呢。
大天狗:挺好了,起码他只是没说出口而已,吾那个冰山脸女同事,是真的根本不理人。
酒吞:哼,本大爷还宁愿下属别老粘着我讲话呢。

话音刚落,酒吞就被阎魔和大天狗冰冷的视线包围了。

酒吞:(本大爷表面上“算了算了你们先聊”,其实心里“MMP等本大爷下个版本加强了再和你们算帐。”)
然后退到一边给自己点了一首梦醒时分。

青行·看热闹不嫌事大·灯:不如你们两个打直球吧。
阎:试过了,他以为妾身在恶作剧。
狗:试过了,她以为吾看上了她的那套魍魉。

灯:……那你们平时都聊点什么呢?
阎:聊工作,妾身不管聊什么他都能扯到工作。
狗:啊?当然是聊大义了。
灯:……
阎:……

阎:你这样不行,女人是需要浪漫的生物。
狗:你也是,平时捉弄人太过了,别人才不把你的话当真吧。

阎魔回地府后
阎:判官,这是你今天的任务。
判:是,阎魔大人……
阎:怎么了,杵在这干嘛?
判:不是……阎魔大人您今天怎么没有对在下……
阎:哦?你想让妾身干什么?
判:在……在下失礼了!在下能为阎魔大人效力已经是无比荣幸了,在下不敢对阎魔大人要求什么!
脸红到脖子根的判官深深地鞠了一躬,羞得不敢看阎魔的脸,赶紧去完成任务。

阎魔内心:正经?不存在的。捉弄判官真好玩。

黑晴明寮里
狗:雪女……
雪:怎么了?
狗:抱歉,今天大蛇又只给了防御加成。
雪:不必道歉,我们所追求的本就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东西。
狗:真是令人安心的话语呢。
雪:安心……这样温暖的词不适合我呢。
狗:不,不为任何事所动,是雪女的优点呢……有这样的同伴确实令人安心。
雪女别过脸去,过了好久,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了一句“谢谢”。

狗子:浪漫?还有比追求大义更浪漫的事?


酒吞:明撕暗秀,都是套路,举报了。只有本大爷是真的没加强。

评论(8)

热度(45)